Ti-iT

 

布袋戏中,随便画点,CP混乱
很寂寞欢迎留言聊天
蓮蓮蓮蓮蓮蓮蓮(宗教性质)
蓮さんは世界を救う!!!

【俏燕/网空】《太阳从西边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原来就是一夜暴富的感觉这原来就是为人的快乐我耀武扬威挺起胸膛四处炫耀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唱歌跳舞

小狗要把自己收到的礼物挂在首页上!!!!!

凭弗:

送给@Ti-iT 




离家出走第四年,空得到消息:史家最后的良心,老三史存孝,也离家出走了。

当时空正忙着准备出国,没放心上。隔天听说史精忠也跑了,事情一下变得蹊跷起来。

外人可能不清楚,他家的情况是一个爹养三头崽,空自认白眼狼,他弟是牛,他哥是猫。牛或许还会乱跑,猫没什么事不会出门。今天这俩一起跑了,难怪父亲要给他打电话。

他爸史艳文,无人不知的良民,向来假客气,再怎么病急乱投医,见面一定招呼,三句抚平毛躁,五句切入正题。他先说前三句:仗义最近在哪?你怎么样?过得好吗?第四第五句则是:精忠联系你了吗?存孝联系你了吗?

这话放十年前还能骗骗孩子,但放到今天,空接电话就是为了听父亲悲惨的呻吟。心愿达成,空爽得舌根发麻,就差对着话筒大笑。他说:“他俩要找也找家里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对了我搬家了,以后别打电话过来,也别找人来我屋子拓钥匙。”说完直接关机,一点机会都没给老爸留下。

空站在麦当劳门口,深感新上市的牛肉汉堡芬芳无比。半个小时前哪个傻逼嫌它牛骚味浓来着?现在给他一串臭豆腐都能说是甜的。

空,大名史仗义,家里排行老二,现已独立生活。这个人,走南闯北惯了,开局一张嘴,活得两袖清风,全部家当收拾完也就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装不满,拖下楼颠得稀里哗啦响。

他拆房子一样下去,门口贴着房东告示,让把退还的钥匙放在牛奶箱里。那是个爱唠叨的杀马特,烫着玉米须一般的爆炸头,空嫌他烦,走时特意把钥匙塞在邮箱格子里,期待房东找不到哇哇乱叫。

三楼的老女人最怕吵,房东一叫她就神经衰弱,但空乐意,反正他要走,恨不得这栋楼炸掉。以前有人说空像蝗虫,所经之处统统三光,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分手了,空仍想赏他一句精准。

没到下班时间,街上已经开始堵车,空痛恨这公寓的地方就在这里——不论几点,下楼都没有车,还没停车场,出入不靠走就要骑自行车。他往路口走,一边收邮件。

新老板秘书来信说明天十点在总公司详谈,语气生硬,敬语长得骇人,字里行间铺满他那张苦瓜脸。柴田是典型的日本人,嫌空滑头,肯定不乐意他去,但万事谈妥,空有主管级待遇,不去白不去。就是合同还没签,因为新老板胧三郎多疑如曹操,生怕职场仙人跳,非要空本人到场,可能是想手把手喝交杯酒一样签。空看得出胧三郎有点心思,鉴于他现在单身,心思就心思,不必拆穿。

等车前,空买了杯橙汁,喝到一半突然有人拍他,一回头差点喷出来。

他弟站在街边,穿着连帽外套,一脸刚被女人扇过巴掌的表情,极其幽怨地喊:“二哥!”

 

老三史存孝跟空完全不同,老实正经,是史家唯一一个会被老太婆碰瓷的人。二叔老婆离婚前常说他家抱错了,这才是二叔家的崽。学校里同学叫他牛,空也就叫他牛。

空很给面子,带牛老三去吃汉堡。老三坐在咖啡厅里,整个人霜打茄子一样蔫,有点大草原失火的悲伤。于是空问:“史艳文饿你了?”

老三瞪来一眼:“二哥,叫爸!”

空耸耸肩。

也就是牛在这,碰到别人说这话,他能把皮鞋抬到那人脸上。

“你离家出走,住哪儿?”空问,“不是又住风间烈家里吧。”风间烈是史存孝大学同学,一个日本留学生,两人好得穿一条裤子,要不是风间有女朋友,他俩绝对是gay。

“我住旅馆。”老三意外有点气虚,“我……怕大哥找上门。”

空没想到是这个理由。史精忠生活规律平淡,疑似已经失去性功能,更遑论激情。从前都是老三追着他跑,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空忽然觉得飞机飞不了了。

“你俩吵架了?”空尽量克制鼓掌的冲动,“你怎么他了?”

老三支吾一会儿,滚圆眼睛里充满耿直的悲伤和疑惑。“我没有,是他,”他特别委屈地说,“二哥,你不知道,大哥可能是个gay,还交男朋友了。”

空长长吐出一口气,往杯子里吹气。

果汁飞溅落在鼻尖上,空慢慢抹掉,平静地说:“我也是gay啊。”

史精忠是个gay跟史仗义生下来就给人做儿子一样,一点办法没有。除了牛,全世界都知道,他有时落伍得不像史家的人。

牛噎住了,捏着汉堡的手紧了一下,酱汁飞出来溅在桌上,稀稀拉拉一滩。

“我……我知道,但我不知道大哥也……”他踌躇着,声音轻了一截,“二哥是就是了,大哥……”

空就是被这种地方气死的。什么叫二哥是就是,他站起身,拿起水杯。

“你要跟女人也这么聊天,这杯水已经在你脸上了,”空说话一向很酸,“二哥没本事,只能请你吃双层铁板汉堡扒,三百五十块哪能跟大哥的爱比,是不是?”

牛明显吓一大跳:“这么贵?!”

贵个屁,史家人的亲情连这个汉堡都买不到。空坐下从牛盘子里叉走一块土豆。

“史精忠跟谁搞上了?”

“不知道,大哥每天早出晚归,周末有时也不回来,最近还说要出去住,”牛一焦急就皱鼻子,“爸说他恋爱了。”

“哦,那你去抓奸啊,拍他床照登报扩散,美得很。”

“二哥!”

牛这个人,性向和他是没什么关系的。一个班级三十人,他一定是留下来把桌子排好的那个。史艳文老婆两胎,头胎一个,二胎两个,善意都汇聚在牛身上,比雨天花坛里的积水还多。外加史家阳盛阴衰,放到牛眼里,兄长父亲就是头顶一片天。他经常坐在井底看着,夸奖他俩是世上最漂亮的云。

而空八岁就脱离了这个怪圈,他眼里,父亲是个信奉集体大于个人的悲惨人物,二叔不理解,他也不能。兄弟阋墙是惨,父子离心也是惨,空已经出局了,剩下一哥一弟苦苦坚持,扮演当年的他爸和二叔。

空思考片刻,摸出烟想抽。兜里放的却是女烟。他本身不爱抽女烟,去酒吧钓凯子才用,想扮娘炮了就抽女烟,演猛男就什么也不抽。

牛在对面愣愣地看着。他二十三了,还是他爸放在温箱里的小玫瑰,将来要跟小王子一起环游世界的。

空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正好罩在“禁止吸烟”的牌子上。

“你这么关心他跟谁在一起,问他啊。他要是不肯说,就是心里有鬼,说了,你也满意。你小子不回家住,谁给我的模型擦灰?”

牛认真考虑半天,肩膀撑起又垮下来,“我问过他啊,他没说,能有什么鬼?”

二十三岁的秋天,空再一次感到史家人全是傻逼。遗传学着实牛逼,史艳文把他弟当朱砂痣,史精忠居然也能一丝不苟地继承过去。空只要和他们待在一起就浑身发毛。

“史精忠跟谁谈恋爱都敢昭告全世界,就是不能跟你说,你信不信?”

“为什么?”

“你给他发‘我都知道了’,他自然告诉你。”空冷笑一声,“发,现在就发。”

牛捏着手机迟迟没有解锁,眉毛挤成一个纠结的川字。

空几年不在家,不知道他和史精忠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牛从小就是这样,遇到问题就梗在原地,像头犟得要命的牛,想通了才肯挪步子。他用指甲抠着手机按键上一点突起,“我……不知道,我不能骗他。”

空使劲掸掸烟灰。

“你不骗他,他骗你怎么办?”

“也好过我骗他。”

小学空就能把老师骗得团团转,牛却老实地连考试作弊都不会,他俩是一张面孔的两面,奇异地对立。家里坏事好像都让空占了,留下全是好人、乖孩子。

乖孩子和乖孩子的相处,空完全不懂。他一把抽走牛的手机轻松解锁,找到标有“大哥”的联络窗口,迅速发送:我都知道了。

“你有我密码?!”牛惊叫。

空嗤笑一声。

老土冒都是一样的,土到骨子里。密码是生日,密码是结婚纪念日,密码是分手纪念日。这样的人除了史存孝,他居然还认识一个。

“你用我生日做密码干嘛?”空懒洋洋地说。

他打定主意要欺负牛。他俩一天生,谁也占不到谁便宜,但牛楞了一下。

“……你知道了啊,”牛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反正我俩生日一样嘛。”

空没想到牛真的想过这一层,叼着牙签傻了一会儿。

“嗯?”牛茫然地回望他,“没人用你生日做密码吗?”

原本不关那人什么事,被牛一说,突然横插进一个名字。

空凝视着自动暗去的手机屏幕,把烟掐灭。“没有了。”

“你那个……那个长头发的……”牛惊愕万分,“分了?”

“分了。”

“为什么啊!”牛差点踢到桌子,“你不是说那是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吗?你疯了啊二哥!”

“吃你的饭,”空抬高嗓门,“管好自己!”

手机突然疯狂震动,是史家老大打来的。空按下接听键塞到牛耳朵边上,隐约听见他哥文雅的声音柳絮一样飘过来。

“你在哪里?”

史精忠操着他最拿手的温柔语调,情绪良好,没有一点离家出走的样子。相比之下牛就狼狈得多,落荒而来,眼下又想落荒而逃了,捏着手机的指头攥得很紧。

“我……”牛看一眼空提示的口型,“大哥,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久到他们都以为史精忠会就此挂断电话,才响起一声轻轻的咳嗽。

“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史精忠把嗓音粉饰得无比太平,“面对面容易说清。”

报过地址电话挂断,牛立刻断电一样瘫在椅子上。空原本要买单走人,看他这样有些迈不开步子,绕回来揪着连帽衫帽子把他扶正。

“你真意识不到问题?”空难以置信地问,“知道你笨,但你不能一再挑战我的认知啊,史精忠喜欢谁你看不出来吗?”

牛沉思片刻,摇摇头。“每个都有迹象,但都不像。他不是那种人。”

“什么叫那种人,“空叹道,“他喜欢谁你最不能接受?”

那种人,那种人又是哪种?空不能控制地想起父亲。

谁的人生里没有一篇作文叫《我的爸爸》,他也曾说尽好话,但史艳文其人究竟如何,没有一个人能说得精准。

一个同事和一个儿子同时遇难,史艳文一定会先救同事。父亲尊重任何人,空恰好憎恶这种人。他看得很明白,从不吝于承认小气,却也不想在此刻,在弟弟面前说三道四。

玻璃罩子是一家人共同搭起的,他不想率先打破。

而史精忠,逐年向着父亲的模样靠拢了。人若聪明冷静,最终难免要走上断七情绝六欲的路,他父亲,他哥,漫长人生里都落着一块不可避免的坏点,使得人间路坎坷万分,活得也越发通透淡漠。

牛终于想出答案了,说得吞吞吐吐:“……剑无极。”

…………

空不知还能说什么,勾勾手指叫牛过来。

十六岁后他们再没说过悄悄话,做起来倒还得心应手。风从嘴唇和耳朵中间划过,掠出一点狡猾的轻响。

“他喜欢自己弟弟,”空恶毒地笑道,“反正不是我。”

 

史精忠推门进来,后头还跟着一个平刘海头小伙。小伙子夹着公文包,跟史家老大一样,一看就是文化人。但他有点太敏锐了,进门就警惕地说:“啊嗯……”

视线立刻集中在他身上,有效淡化了史精忠的存在。

平刘海心道这是被骗来掠阵了,敌军将前,最忌气势输人,赶紧和颜悦色地笑,咳嗽两声把公文包塞过去:“您拿着,我先走啦,我还要去给师妹补课。”

“砚寒清,”史精忠给两个弟弟介绍,“同事。”

“岂敢岂敢,我就一高院实习生,”砚寒清连忙摆手,“二位好啊,我先走了,拜!”

“记得打电话。”史精忠温柔地吩咐。

砚寒清何等眼力,一眼看出座位上那俩是对双胞胎,多留一秒就会卷进三兄弟的漩涡里,忙不迭走了,不忘给史精忠递眼色。

空八百年不见大哥,难掩冷淡,起身移到牛身边。史精忠一点不在意,脱下外套入座。弓张弩拔,他还有心情点抹茶拿铁。等到咖啡上来,牛也快崩溃了,拳头越捏越紧。

“大哥,”牛差点把舌头吃下去,“你是不是……喜欢我?”

史精忠抬起眼皮精准地扫一眼空,又望着牛攥起的拳头,弯起嘴角:“谁说的?”

“二……”

“我说的。”空冷声打断,“史精忠,或者你现在说喜欢我也行,我不在家,你对着他借脸思人,你说得出口吗?”

俏如来眨眨眼,笑得有些疏远,“这个玩笑不好笑啊,小空。”

牛倏然起身打翻了一杯水,杯子当啷落地,周围人一下看过来,他手忙脚乱把杯子捡起,气焰已经短了一截,也不知为何心虚,垂着眼看史精忠咖啡杯里的拉花。

“……二哥没骗我,我看得出来。”

“嗯,小空一直很直白。”史精忠把水杯挪到旁边,拿过纸巾擦拭桌面,“饭吃了吗?”

空喉咙里憋出一声变调的闷笑,换了个姿势杵在座位上。

牛面前的餐盘已经收走,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刚泼得精光的水杯。残余的几滴水挂在杯沿,可怜巴巴地反光。一点亮光反射在牛的眼底,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难以启齿,两手藏在桌下,不安地搓弄。

父亲一点点老去,他们都不再是小孩子。在座只有他还死死相信着,一切都和过去一样。

“大哥,我真的……真的没想到,”牛大四答辩都没这么费劲,“我说不过你们,如果你要瞒,谁也不会发现。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

史精忠慢慢眨着眼,眼神在两个弟弟之间来回。

视线落在空身上,一种熟悉的厌恶就笼罩空全身。他从大哥身上看到了活生生的父亲。

即便是空也不会否认,他们确实优秀,正因如此,才在核心的心脏上留了一个坏点。史艳文终其一生没能剔去,史精忠想必也如此。

史精忠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存孝为什么在乎我喜欢谁?”他漫不经心道,“父亲都没问起过。”

“因为你和二哥都是……”牛的话语戛然而止,回头望着空。

“别扯我,你们吵,使劲,”空甩着左手,“你要想说性取向,我那是天生的,但我出生时候大哥都五岁了,他的情况我可不知道。”

史精忠放下杯子,咔哒一声。

“比起我,存孝,你想过自己的情况吗?你们是双胞胎,你会不会感觉有一点……”史精忠斟酌片刻,“……类似的感受?”

空仰头喝干他两百五一杯的咖啡。

“异卵双胞胎也能说事啊,同性恋是隐性基因,行了吧?”他起身拉过行李箱,“我赶飞机,再见,你们慢聊。史存孝,记得爱恨情仇一次说清。”

牛没想到唯一支援打退堂鼓,起身要送空,史精忠却盯着咖啡杯目不斜视。

空一下午见了大哥小弟,再来个爹就能满堂彩。几年没回家,再见却是这种状况,啼笑之余又觉厌烦,只盼能早点离开这个城市。

他快步走到门边,回身在牛脑门上怒拍两下。“你是傻,但你不该瞒在鼓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自己想清楚了吗?”

牛被空气呛到,咳嗽半天,脸色通红,“我……咳!我、我没想过啊,二哥你别这样……”

“人生是你的,关二哥屁事。”空嬉皮笑脸地拉开店门,“傻牛啊,拜……”

门忽然打开,寒风推着一道人影进来,不偏不倚堵着大门。空看清来人,只想把箱子扔在他脸上。空气凝固了似的,只有牛兴高采烈叫道:“哎!你不是二哥那个,那个叫……”

“网。”

高个男人戴着墨镜看不清表情,话里却有股狠劲,明显到牛也不安起来,悄声跟空咬耳朵:“二哥,你有没有……”

“没有,”空厉声打断,“什么都没有。”

史精忠不知何时拿了他和牛的外套,提着公文包,跟网点头。“你们聊,存孝,我们换个地方。”

“史精忠,你怎么有他电话?”空怒道,“你他妈……”

史精忠侧身从他旁边过,一脸无辜。

“人生何处不相逢,小空,你们家钥匙的拓本我也给房东了。”

 

牛走时一步三回头,生怕二哥会被砒霜毒死似的。空作为当事人反而淡定很多,他是下定决心要跟网分手,一个月里准备万全,只欠东风。

但网就是被东风吹回来的。几个月没见,他头发留得更长,在脑后松松挽着马尾,穿一件皮夹克,里头是空以前给他买的T恤。

网用两个手指敲着桌面,“你跟房东说我要退租,还把押金也拿走了?他居然信?荡神灭疯了。”

“为什么不信?”空嘴角冷冷翘着,“我代表男朋友退租,不行?”

网深知他那一套死缠烂打的路数,决不被带着走,沉声道:“为什么生气?”

空挑挑眉毛,“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我求求你问我一声要去哪,行不行?你不问我都觉得尴尬。”

“……你要去哪?”

“去哪都轮不到你过问,我们结束了。”空器宇轩昂,从口袋里掏出一卷打开过的水果糖抛到桌上,“分手费。”

网没接,丝毫不为所动。

“你觉得我太忙了,是吗?”网的怒气肉眼可见地消散,慢慢露出水面下平稳的磐石来,“你之前说你不介意。”

空见他不要,自己扒开糖纸吃了一颗。

“我说不介意你就信,鼻子上头两个孔用来喘气算了。一年六个月远程,我找在格陵兰岛的也比你近啊。”

网沉默着,也摸出一粒糖吃。不同于空,网吃糖很凶残,硬糖放进嘴里一口咬碎,混着唾液往下咽,如牛嚼牡丹。

“所以你要去哪?”他沉思片刻换了思路,“工作呢?”

“我一世英才,不睡你床上就轮不到你过问了,”空耸肩,“自有留爷处,再见。”

网坐在靠内的位置,没来得及阻拦。空拖着行李箱往外走,推门出去。

 

史精忠带他老弟去了一个街心小公园。近来天寒,没什么人散步,公园道路是圆形,夜跑的偶尔来兜圈,很快又离去,徒留他俩他站在一个寂静的圆环里。

中央有座喷泉,池里落满枯叶。史存孝眼看他哥绕着那个喷泉池走了三圈,忍不住叫他:“大哥。”

“我听着呢。”

“……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说实话,”史存孝闷闷地说,“你老是这样,有些事憋到最后才说,把所有人当外人。我越来越不理解你了。”

史精忠找了一张长椅坐下,拍拍身边。哥俩一同看着不远处的路灯,一团橙红色的光,底下飞蛾乱舞。

“你不必非要理解我的。”史精忠轻声说。

史存孝突然有些恼火,感觉自己被扫到一个无形的环外面。他总是想尽办法去够每个人,但每个人都在逃离。

“所以你觉得不说就是为我好吗?!”他忍不住拔高声音,“你关心我,我就不关心你?是吗?”

史精忠不偏不倚坐在阴影和灯光的交界处,左脸陷在夜晚里。

“你要是不知道答案,为什么离家出走?”他抬起头,半边明亮的眼睛被睫毛拉出长长影子,宛如一条泪痕,“为什么躲着我?”

史存孝一下惊慌无比。寒风从领口钻入,吹凉他的后颈。

“我……”他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空透露密码至今已有几个小时,该有的准备早就有了,却还迟迟不能面对史精忠。第一次考试、第一次离家、第一次冒险……二十多年了,只有他还在原地,畏惧着大家都变了的事实。

“你真想知道?”史精忠笑笑,掏出手机,“自己看吧。”

“我又不知道……”

“生日。”史精忠说,“你的……你们的。”

他和空的……他的。

史精忠的手机桌面是一片海,与他人一样,安稳无波。相册里无数熟面孔,同学、同事、师兄、导师、上司、堂妹、邻居……岁月凝结成一口深而静的潭水,万事吉祥。如史存孝所想,什么线索都没有。

“……二哥说的是真的吗?”

他轴惯了,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把这秘密当成童年藏在饺子里的硬币,攥在手心才满意。

他的哥哥走到光里,安静地眨眼。从小,他说重要的事之前都会不停眨眼,仿佛这是把不安和灰尘筛走的唯一手段。

“你看这个。”史精忠点了两下屏幕,递给他。史存孝接过来,看见屏幕上一个晃动的他自己。

前置镜头像素不高,他在这个夜晚模糊成虚无。他不能自制地想象史精忠眼中他是怎样一团虚影。

“这张照片上,是我喜欢的人。”史精忠笑得有些哀伤,“满意了就快点忘记吧。早点回家。”

 

几个小时,外头冷了不少。华灯初上,夜风刮擦脸皮隐隐生疼。

天气预报说今晚要降温,空仍穿着薄外套。按照原本计划,他应该在候机了,没道理会困在这。他像被踩断尾巴的野兽,四肢没劲,不住神经质地朝后看。

谁不想安稳度日呢?可没有一个人能为他做这些。空抗拒每一个来了又走的过客,生怕他们像父亲一样,拿他与等值的东西比较。他不可以明码标价,不能被用来交换,也不要任何轻易驻足的人。他才是来了又走那个,是潮汐下的贝壳,想在沙上永远静止。只要下一次浪潮不来,他就不走。

退租时空签了网的名字。简单几笔,带着他退回到安全距离以外。往后他可以尽情地自在,不用再想那些来或去的事。可现在他站在街口,忽然又想起网,一个朋友很少、没处可去也不被需要的人,如同破损的模型瓶。假如空也走,就再没人知道网在哪里做什么。他是扎住流沙的最后一个瓶塞。

空顶着风冷得直搓手,左思右想,终于推门回去,问网:“我把你房子退了,你知道吗?”

“押金也拿走了,”网说,“我知道。”

“你晚上睡哪?”

“不知道。”

“你的毛巾拖鞋也没了。”

“嗯。”

“换洗衣服我扔了。”

“哦。”

“好吧,”空翻个白眼,“没有我你也过得很好。”

“我把工作辞了。”网冷不丁道,成功让空脚步一滞。

网走过来,拉着他空落落的行李箱。

“换个工作,下周面试。”网随手拨开空散在脸边的一根头发。

他没说任何其他的话,仿佛什么也未发生,他只是刚坐飞机回来,在咖啡店见个人。但空知道他的意思是不走了。

空一点都不信,却不得不信。网来牵他手的时候,闹钟疯狂奏响,空在噪音里深深垂下头。

错过值机,错过安检,错过登机。飞机飞了,他的机会飞了。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果然走不掉。

 

双胞胎哥哥说出“回家”两个字刹那,史存孝走到大哥身边,第一次见面一般紧紧拥抱他,笨拙地重复:“我……明白,明白了。”

他甚至不想回家。平生第一次,他想永远留在夜色里。太阳可以落下,但不要再升起,他们要永远停留在喜欢的后面、爱的前面,年轻,一成不变。

“你可别讨厌大哥。”史精忠贴着他的耳朵。

史存孝太不会说话了,支吾许久,憋出一声轻到听不清的“嗯”,一边开始相信,明天太阳不会升起了。




评论
热度(243)

© Ti-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