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iT

 

布袋戏中,随便画点,CP混乱
很寂寞欢迎留言聊天
蓮蓮蓮蓮蓮蓮蓮(宗教性质)
蓮さんは世界を救う!!!

【莫萨】无辜的怪物

萨列里身高五尺九寸,重约一百四十三磅,他仰着头的时候,喉结连带着脖子上两条肌肉留下深水般的投影。他全身裹得严实,服饰称得上考究,戴一双黑色手套,只在抬手时,偶尔从袖口夹缝里露出一点皮肤及骨节的形状。头上白色中长发随意拢在耳后束起,拧一小簇跟着步伐晃动,像微风中垂下的旗。

古达有的时候捧着他的瘦脸盯着他看。他单膝跪在地上,古达坐在床边,替他整理卷曲的头发,擅自掐一些发型。古达停下手,和他说:“好像什么发型都不能让你显得更精神一些。”

古达把手抵在他下颌的窝里,又问:“多些魔力,你会变胖吗?”

萨列里说:“或许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古达叹口气,说:“好的。”

萨列里看着古达的时候,带一点点亲切的感情——他实在算不上有很出众的魔术才能,但还是在这条路上走着。他是拯救了世界的人,人类最好的御主,因为也只剩下他一个人。萨列里因此而感到怀念,他并不很记得,不过在某一刻,他也确实是某个世界中唯一的、最好的音乐家。

古达对音乐一窍不通。情人节的时候,莫扎特送他一架一个八度的小钢琴,他偶尔弹奏,bpm在30到180之间浮动。莫扎特在伽勒底呆了两三年,度过两次情人节,送了两架模样相同的钢琴给古达,连起来跨两个八度。他建议古达将琴拆一架送给心上人,可以二人共同弹奏,寓教于乐,加深感情。

现在萨列里来了,古达将两架钢琴给他看。萨列里两手按着两边,弹一首简单乐曲。曲毕,古达抱着膝盖鼓掌,萨列里正坐着,问他:“他有弹过这琴吗?”

古达点点头:“有的,刚送来的时候即兴演奏了一段。十分恰巧,与你弹了一首曲子。”

萨列里沉默,古达抓抓头,又说:“在我听来,你们一样好。”

萨列里低着头说:“是的,因为我是大师。”

 

莫扎特时常在休息室的一隅窝着,偶尔他站起来,童谣、小贞德、杰克及古达就试着挂在他的腰上。他步履蹒跚,去冲一杯咖啡,旁边座位萨列里刚走,一桌糖粉勾出正中圆形盘子的轮廓,像个小日轮。今天当班的马塔哈利苦笑着说:“他一定要自己加,却不是很会用筛子。”

莫扎特笑着颔首,向咖啡里丢两粒方糖,喝完之后向马塔哈利讨了张便签。三天后,休息室开了一场小公演,莫扎特站在门口和每一个来宾握手。他面色憔悴,神情自若,与每个人说:“因为灵感是稍纵即逝的。”

隔了几间屋子,古达悄悄问萨列里:“你要去吗?莫扎特叫我邀请你。他说这是《糖霜小太阳之歌》,献给一个可爱的午后。”

萨列里听完愣了一会,从脖子到耳根都红了起来,他捏着鼻梁,说:“好的。”

古达说:“而且演奏结束,有卫宫特别做的蛋糕。”

萨列里已经站在门口,他说:“走吧。”

古达在他身上加上一个令咒,两人在快开始时溜进休息室。大部分英灵及工作人员都到齐了,临时搭建的舞台中央预留了一个位子,四周撒一圈亮晶晶的白色颗粒。萨列里带着古达坐在边角,透过层层叠叠的人头能看见台上莫扎特鞠躬时颤动的发梢。古达不懂演奏,顺从着氛围静静听。演奏过半,他恍惚间好像闻到甜腻的一点香气。等到结束,大家一起鼓掌,他趁机说:“我好像闻到一点甜味,这就是音乐的力量吗?”

萨列里脸上表情还是微妙,避而不答。远处砰一声开了门,卫宫推着带许多蛋糕的车进来,有些抱歉地说:“我估错时间,来早一会,只好在门口等,蛋糕或许错过最美味的时间。”

莫扎特笑着打圆场:“没这回事,辛苦您,我们得到浸入式音乐体验。”

现场笑作一团,卫宫四处分发茶点,最后发到萨列里与古达处多出一个,一并放在桌上。古达目不转睛看着蛋糕,和卫宫说:“演奏好精彩,好希望你也能好好听一次。”

卫宫在收拾餐车,闻言笑了笑,说:“他请我的时候已经听过了,我是第一位听众。这是曲目印象甜品。”

他收完东西再抬头,萨列里已经吃掉一个,和咕哒一齐窥视着剩下的一个。卫宫从底下拿了糖罐及筛子出来摆在一旁,带点歉意说:“这是留给台上人的。”

大家吃完蛋糕,和莫扎特感叹两句,三两成群又散去,休息室恢复往日清净。古达再用一道令咒,与萨列里守着莫扎特的蛋糕,等他过来享用。莫扎特头发有些乱了,他轻飘飘走过来,端着蛋糕,学着自己想象中的萨列里倒半罐糖上去。

他挖了一点尖尝尝,脸上露出吃到蔬菜的儿童般的神情,喝掉半杯古达的黑咖啡,稳定心神,再挖了一勺送到萨列里面前,问:“是这样?”

萨列里从看到莫扎特开始身体一直微微打颤,和令咒抗衡,距离近了尤甚。他吃这一口时,牙齿和勺子柄打出一点空灵的声音。莫扎特又尝一口,拧着脸说:“又或许我的想象还不足够。”

萨列里低下头,闭着眼睛:“无论是食物还是你的想象都完美无缺,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笑着说:“这也是当然。”

他支走古达,领着萨列里到舞台正中,请他坐在椅子上,自己拿着筛将另外半罐糖粉撒在他头顶。细碎的颗粒在顶光下飞舞,莫扎特被呛得咳嗽,眼睛眯成一条线,笑得像个暴君。他又问:“也是这样?”

萨列里被甜腻的味道包围,黏膜隐隐作痛。他粗重呼吸两下,说:“完全没错,阿玛德乌斯。”

他声音颤抖着:“你又何必问。”

莫扎特坐回钢琴凳上,手交握着,像死去的白鸽。他盯着地面的糖讲:“这是公演的闭幕式。”

萨列里缄默地坐着,眼泪渐渐流出来,融化了许多许多糖粉,他只好说:“我做不到,阿玛德乌斯。我并不是蛋糕,也不是太阳。”

 

萨列里从浴室一缸糖水中出来,他不太会用吹风机,古达帮他吹干头发,悄悄准备一套睡衣给他。红色的袖管裤子,胸口印一颗草莓。萨列里默默穿上,衣服像挂在衣架般拉出许多纵向褶皱,他小声说:“这不雅观。”

古达替他绑一个小马尾,笑着说:“私人空间!无伤大雅。”

古达拍两张照就走了,萨列里躺在床上,和令咒搏斗让他精疲力尽。髋部有什么硌到他,他伸手探了探,裤兜里古达留下七八颗糖,包着不同色漂亮的纸。他含了一颗,思索起一些事情,回过神来已是半夜。嘴里的甜味泛着一点酸苦,他把衣服换回来,带了两颗糖出去寻点水喝。

他初来乍到,对自己的方位产生了一点误解,兜兜转转,恍惚间听见哼唱歌曲的声音。他寻着声音,找到一片人工温室,四周栽培着许多他没见过的植物,天蓬连着落地窗是大片的玻璃,莫扎特的背影披着月光坐在长椅上。

这是美丽的夜水雾朦胧的夜有星斗的夜寂静的流动着的夜,是与死亡的黑时间的虚无都截然不同的生机蓬勃的东西。距离他上次接触这一切已经过去好几百年,沉睡着的世界在这期间改变了微小的一点,好像任谁也看不出来,但阿玛德乌斯会抓住。他走到阿玛德乌斯身边,阿玛德乌斯手上拿着一个小随身听,递给他一副耳机,见他不会用,亲手塞到他耳朵里,有一点点痛。

莫扎特大声说:“这就是当代!我们已经过去了。”

正播放着的曲子全不是萨列里印象中该有的样子,莫扎特看着他的表情变化托腮笑着:“什么感觉?新奇?意外?恍然大悟?”

萨列里沉默着听完整首,双手捂着脸:“我不清楚。”

他继续说:“好像截然不同,可是……可是?”

莫扎特闭上眼睛:“可是其实也都一样。”

他俩就这样沉默不语,过了四分三十三秒左右,下一首乐曲放出来,是前两天公演时候的旋律,莫扎特重新编了曲,说这个叫remix。他没在听,先放一遍,之后重播一次,跟着秒数讲:“是实验作品,里面用了许多特殊的采样。”

他也不解释什么是采样,自顾自继续:“这里是想模拟奶油感觉的声音,质感要很细腻;这个部分取自筛糖粉,录了好几十次才取到满意的。”

他等了一会,再说:“这里的鼓点取自你牙齿打在叉子上的声音,我偷偷录的。”

萨列里皱皱眉头,问:“必要吗?”

莫扎特轻声笑:“美味在于品尝中。”

萨列里听着这一段,回忆起那一口蛋糕的口感,奶油融化了许多,是只有在场两人知晓的糖分过量的味道,他有些窘迫:“这很私密。”

莫扎特不以为然:“创作本身就是私事。”

萨列里沉静了一会,问:“我的私人感受也算是你的私事?”

莫扎特说:“是。”

他说完觉得有些不恰当,补了一句:“借用一下。”

萨列里垂下眼睛,摸了摸口袋,吃一颗糖,味道与上一颗一模一样。这也是当代的糖,工业的力量多么伟大,稳定且一成不变的东西,公平赠与不同一时的许多人。《糖霜小太阳之歌 [ remix ] [ demo ] 》被调成单曲循环播放了许多次,每一次都相同精准。萨列里上下左右按几下,不小心调出了删除界面,他不敢再按,把它递回给阿玛德乌斯。阿玛德乌斯毫不在意按下确定,音乐戛然而止。

萨列里讶异地看着他,莫扎特眼睛笑得弯弯的:“你听过了,它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他又说:“美味在于品尝中。”

萨列里有些黯然:“这是一首好曲子,应该被更多人听到……又或许对你来说只是平常?”

莫扎特摇摇头:“怎么会?我可以拿出来的每首作品都是杰作。”

萨列里说:“是的。”

他们两个又在一片寂静中并排坐着。一般的时候,他见到莫扎特,心底总是要涌起许多别人想象的恨意,现在受到令咒的约束,恨意消逝了大半,露出他的内心来。他只觉得为恨而窘迫,从窘迫中再细分,多几种感情再浮现出来。

萨列里搓着双手,有很多话都想讲,最后他说:“我非常、非常喜欢您。”

莫扎特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要这么说,但还是诚恳地回答:“好的!好的,我明白,我从心底里理解。”

萨列里说:“嗯!令咒可能快失效了,我先走了。”

他起身灰溜溜地离去,莫扎特跟着他起来送两步,又高声叫他:“大师!”

莫扎特拉住他的手腕,带着他身体翻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莫扎特张开双手:“您一直是我的朋友。”

萨列里走过去和他拥抱,星星和月亮和许多热带植物做他们的见证人,他颤抖着说:“我也这么想。”

莫扎特带着他走回房间,他把灯都关闭了,坐在自己的床上再吃一颗糖。他决定之后和古达多讨一些。糖的味道带着他品尝时的别的记忆,等令咒的力量消去了,恨意再涌出来的时候他就吃上一颗、五颗或十颗,在疯狂里为自己重播一个理智清明的、友好的夜晚。


fin🎇

评论(16)
热度(282)

© Ti-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