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iT

 

布袋戏中,随便画点,CP混乱
很寂寞欢迎留言聊天
蓮蓮蓮蓮蓮蓮蓮(宗教性质)
蓮さんは世界を救う!!!

【fgo/莫萨】一个非常好而和煦的午后

*很短的冲动产物。


莫扎特来伽勒底近三年,虽然出战不到十次,仍得到古达许多资源,受托制作许多假面,总体算混的不错。萨列里在走廊上像一辆失控的小摩托一样向他冲过去的时候,在场许多人都愿意在中间转圜。天草挨了几下也不退让,冲上去抱住萨列里的身体,痛心疾首地说:“别打了,还没有贞德奥鲁塔桑塔莉莉打得痛。”

莫扎特吓了一跳,不自觉身上也披了一层礼装,混乱中面具碎了一块,露出一只左眼。他站在稍远处,跟着苦口婆心地说:“大师,起码把礼装解除,伽勒底许多动物,分辨颜色能力不好。”

萨列里说:“我不是大师!”

爱迪生说:“我不是狮子。”

库丘林说:“我也不是狗。”

罗伯说:“汪!”

大师与动物们互殴起来,莫扎特控制不了场面,请阿斯忒里俄斯搬来钢琴,即兴演奏为大家助威。等古达狩猎完心脏,疲惫不堪地回来,现场已经非常热闹——懂音乐的英灵齐聚一堂,连阿斯忒里俄斯也学会一点基础指法,坐在莫扎特旁边,一次按两个键,即兴弹奏些许混乱的音符。

古达感动得流泪:“大家是为我祈福吗,怪不得这次掉了俩!”

莫扎特见古达回来,开心地说:“听!御主,多美妙!阿斯忒里俄斯是我见过进步最快最有天赋的小朋友!”

说者无心,战局里一位思虑过度的音乐家听了这话,样子有些奇怪。一旁看热闹的达芬奇反应迅速,大叫:“恭喜!”

古达也反应过来,跟着叫:“大卫!快拿一下不变石!”

弹竖琴的大卫拨弄两下,叉开双脚站定:“你有悔过的权利!”

大卫带着必中,萨列里再临失败。过一会,围观的人群散了,莫扎特软磨硬泡得了许可去探望。为方便控制,萨列里被强行实体化,切断大部分魔力供给,由南丁捆个结实扔在伽勒底一张狭窄的床上。额头上血已经擦干净了,仍有些许黏在发梢,他闭着眼喘气,嘴唇发白,像个破掉的哨子。莫扎特单腿撑着床沿,端详一会,开口叫他:“大师?”

他刚叫完,萨列里身体猛震一下,喉咙里逸出长久的噪音,被网住的群鸟一样在床上翻涌。莫扎特怕他滚下床,一只手按在他肩膀,拿膝盖抵着他,嘴上讲一点客套话。几分钟后萨列里安静下来,他的视线漫无目的地乱转,停在莫扎特安放在他肩膀的那只手。

那是他熟知的、天才的一只手,从者化后灵敏度更胜往昔,连按人的力道都拿捏得很好。

莫扎特又叫他:“大师。”

萨列里低声吼:“闭嘴。”

制不住的情绪爆裂开,反应先于思考,承载许多愤怒的深红礼装闪现又消失,徒留魔力枯竭时类似缺氧的剧烈痛苦。萨列里顺从本能无意义地大口喘气,肢端麻木,天地翻转,湿濡的头发粘在脸上,视线浸于一潭死水。

萨列里像被淹没的枯木般扭曲,莫扎特眨眨眼睛,细细品味面前这位剥离了浪漫的奥菲莉亚,汲取一点简陋的灵感。

为没浮现出旋律遗憾片刻后,他从着灵感的引导,拢起萨列里折腾乱了的头发,轻柔地吻了他。

起码开始还称得上轻柔。

两个人嘴唇贴在一起,只是轻轻地啄。莫扎特伸出一点舌头扫在对方紧闭的牙关,探了半天撬不开,只好停下动作。他抬头正对上萨列里有点失焦的眼睛,萨列里眉头拧起来,皱得像一张纸篓里的废稿。莫扎特摇头,觉得煞风景,伸手掩在他眼前,另一手压在他脸颊两侧揉,放松绷紧的肌肉。揉捏半天,萨列里嘴巴失调似的开了条缝,呆楞楞的。

“安分点。”莫扎特轻轻讲。

之后他再次探过去,施舍一个很重的吻,牙齿及牙齿撞上,舌头顺着向里探,和另一条僵硬的舌头缠在一起。萨列里被他吻得发出一点呜咽,咿咿呀呀,像一扇生锈的铁门。吻有些太慢长,混淆起的涎液流下来,莫扎特拿手指抹两把,涂在对方轻颤着的脖颈上。

他扫过颤抖的喉结,手勾开领巾,却不向下,一切好像只是为了好玩。所有动作持续着,直到萨列里呜咽的声音盖过吻的水声为止。


萨列里仰头望着天花板,刚才亲吻交渡的魔力扩散开,眼前景象朦朦胧胧浮现出来,边上漫着一圈圈黑。眼泪刚被手压着,挤在他眼周一圈,现在顺着两侧流下来,看上去只是狼狈。

莫扎特翘着脚端坐在床的边沿,摩娑两下掌心,里面留着苦的水的痕迹。他撑着下巴思索一会,说:“感觉不好。”

他看向一旁:“像强暴。”

身体里莫扎特的魔力游走,刺得萨列里仍在流眼泪。萨列里声音嘶哑:“是类似的行为,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不置可否:“起码魔力缓解你的痛苦。”

萨列里闭上眼:“而你……”

莫扎特笑了,他说:“大师!大师……”

萨列里摇摇头:“我是凡人,阿玛德乌斯。”

莫扎特只好说:“唉。”

他伸手解开萨列里身上的束缚,拇指在食指一划,手伸到萨列里面前,滴一滴血在他嘴唇上:“我有点考虑不周,血液更快、更直观。你会恢复,我会变虚弱。之后——”

萨列里表情痛苦,抿着嘴,抬手将他的手扫开:“……我不想连刀都是你施舍的。”

莫扎特嗯一声,收手回来。纤长的手指挥般游弋片刻,飘下去拖起萨列里冰冷的手吻一下,大约与对玛丽皇后一般温柔。

他哼了几句歌,吃吃笑着:“你是凡人吗?那往好处想,今天是一个你被音乐吻过两次的好日子。”



评论(7)
热度(134)

© Ti-iT | Powered by LOFTER